未命名

断桥:

你看我还是那么的温柔,却是朋友的朋友。【秀人-小甜心CC】 ​​​​

游寇せんせい:

一个酒鬼经常到一馆子蹭酒,一天老板对酒鬼说,你只要完成我三个任务就可以在我这喝酒不给钱:1、一口气喝十瓶酒。2、去给河里的河马拨一颗牙。3、把河对面的老处女上了。

于是酒鬼一口气喝光了十瓶酒,然后一下跳到河里,只听见河马一声惨叫。最后酒鬼游上了对岸大声叫了一声:那个要拨牙的老处女呢?

【瑟兰迪尔X陈小二(李佩斯X陈佩斯)】【ALL瑟】女王大人吉祥!(一)

兰墨茶:

脑洞过大的产物,主Cp为标题,副Cp索瑟ET父子不分先后,有肉(非主Cp,陈佩斯老师我童年偶像高山仰止无勇气下手),全篇剧情Ooc与原著没啥关系,慎入


(一)


    “快走!”

    “叫我走就走?!不走!”

    “罗嗦什么!”

    “唉你个小娘们别动手!别动手!哎哎哎我错了姑奶奶……走、走就走,走就走……”

      和不久前被矮人们侵扰过的时候比,这一日闯入密林里的人不多,可闹腾起来却足够热闹。

      在英明睿智的瑟兰迪尔王宽和仁慈的政令之下,这幽黯的中土密林并不是与世隔绝的禁地。其他的族群,无论精灵、人类、或是与精灵有着世仇的矮人,只要是对这片密林无害的生物,在经过许可后都可以自由出入密林进行商贾活动。但最近出现的一小撮人类,却像从肮脏水沟里钻出的老鼠般,拿着些下三滥的春宫画骗取精灵们的宝石和灵药,闹得密林内人心浮躁鸡犬不宁,驱逐了几次都赶不走,只有抓了。

      对于莱格拉斯和陶瑞尔率领的精灵卫队来说,比起和矮人们打交道,对付这一个被通缉的小小人类应该是一桩简单的小事,没想到却是格外烦难——原因无他,这看上去丝毫不起眼的人类,却好似躲藏在泥潭中的泥鳅,狡猾又死皮赖脸。陶瑞尔终究气盛,下了狠手才让他老实些。接下来的流程就和对付矮人们差不多了,搜身、丢监狱、完事。 

      没想到这人还未等她动手便将身上所有东西都掏出来了——贼眉鼠眼的、献宝似的捧到陶瑞尔和莱格拉斯面前。

     “大爷、大姑奶奶,没早日孝敬您二位是我陈小二的不是,今儿个兄弟我也没带上啥好东西,就这些,您二位看喜欢什么,尽管挑……”

     “呸!”

      看着这些极尽猎奇淫靡的廉价金银泥画卷,陶瑞尔和莱格拉斯差不多是同时从脸红到耳朵尖的。女精灵更容易被这种下三滥的东西激怒,一挥手拍开,下一秒、便用刀刃便将这人挑了起来。

      “唉哟!!!哎哟哟要了亲命了!!!您可不能啊!!!娘喂——姥姥喂——”

      “这种下流东西,直接剁了得了!”陶瑞尔不可不谓气急败坏:“给大王见了,还脏了大王眼睛呢!”

      “等一下!陶瑞尔。”莱格拉斯白皙的脸庞上依旧红红的,用弓弦挑起包裹着这些画卷的衣服——一件花里胡哨、不男不女的衣裳,从里面哗啦啦又掉出一些好像人类女子化妆用的奇怪玩意儿:“这是什么?”

      “哎、还是大爷您有眼力!”被陶瑞尔扔在地上后,那人立刻连滚带爬的滚到莱格拉斯脚下,嬉皮笑脸的挠着自己那颗光瓢儿脑袋:“小的不才、除了卖画儿,平日里还走街串巷唱两出滑稽戏,大爷懂不?就是咱们人类、逗乐子的那种……要不咱现在就给您唱段儿?”

      “滑稽戏……”莱格拉斯顿时好奇起来,那一双清澈又清纯的眼睛第一次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人类:再普通不过的相貌、五短身材、皮糙肉厚、圆滚滚光溜溜脑袋上五官笑的挤到了一起,一双绿豆小眼睛充满期待得眨巴眨巴着瞅着自己……他顿时撑不住笑起来。这人是长得不咋地,但看着还真挺好玩,山里猴子似的。

     “带他去见父王吧。”

     “什么?!”一时间,陶瑞尔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让这种货色……见大王?!”

      “自从上次矮人闯入以来,父王一直都不高兴的样子。”莱格拉斯用精灵语低声说着,陶瑞尔则一边听一边嫌恶的把那贼眉鼠眼还想着偷听的人类一脚踹开:“看吧,这人类还挺有意思的,能让父王开心片刻也好。”

 

      “跪下。”

      “哎、哎,跪这儿是吧?跪好了,然后呢?”

      “会行礼不会?”

      “会!这自然会……大、大王好……见过大王!大王万岁!大王吉祥!”

       被陶瑞尔扔到宝座之下后,这人便如捣蒜般哐哐哐的磕头如山响,口中百般溜须拍马的话都说了出来。可渐渐的这人也怯了,在这幽黯庄严的密林宫殿里,安静到了空灵的气氛让他有不能不惶恐。回荡在宫殿上方一股空灵肃穆的气氛,让他光溜溜的脑袋很快沁出斗大汗珠来。

      他小心翼翼的偷偷往上瞄了眼,依稀模糊间只见到一张平生未见过的美丽脸庞,惊愕后立刻甩了自己两巴掌。

      “看我这张嘴不会说话的!是女王大人!见过女王大人!女王大人吉祥!”

      “放什么屁你!”

       陶瑞尔从后踢了他一下:“王面前还敢放肆!老老实实交代!”

      “交代……全交代啊……”这人狠狠抹了把脸:“本人陈小二!性别男家住东胡同三十二号左拐第一个门儿小偷公司常驻特派员……”

      “胡说些什么!”看这活宝样莱格拉斯可是忍好久才没笑出来:“让你老实交代!”

      “呀大兄弟不是我这不是在交代嘛!”这人都要哭了出来:“我、我这不就混口饭吃嘛!怎么落到这田地……”

      “哭什么,你用那些下三滥骗取我们族人宝石,我们可是盯了好久的……”

      “啊、就盯着我一个?”

      “那倒不是……”

      “那不就成了吗!”这人一听这话立刻跳起来,一脸悲愤:“那你们干嘛就盯着我一个抓?!”

      “这能怪我们嘛!”

       莱格拉斯长这么大还第一次这样被人理直气壮盯着吼,顿时满腹委屈:“密林里看就你那儿最亮、不抓你抓谁?!”

      “噗——”

       一时间,从陶瑞尔到其他侍卫,都忍不住喷然而笑——连同高高坐在宝座上的瑟兰迪尔,都不由得笑了起来。听到那浑厚悠然的声音,这个蹲地上摸着光脑袋懊悔不已的人类,听到这声音,禁不住再一次抬头看了上去。

        ——这仔细一看,他立刻像个泥塑般,定在了哪里。

      “喂、你又在玩什么花招?”陶瑞尔再次踢了他一下,没想到,他仿佛被电击了一般跳起来。

       紧接着发生的事,惊掉所有人的眼睛和下巴。

     “哎呀……原来是你啊姐夫!”

       这个人类竟然连滚带爬的一路爬到王座上,抱住瑟兰迪尔的腿,发出一声足以震撼整座宫殿的声响。

      “姐夫是我啊小二!您怎么在这儿了?!!!快,快帮我解了这玩意儿!!!”



(未完待续)